全球学者、科学家、医生激辩电子烟的危害

波特兰州立大学化学教授大卫·佩顿(David Peyton)从未遭到过如此强烈的攻击。
 
化学教授佩顿研究成果认为电子烟比香烟产生更多致癌甲醛
 
佩顿和其他化学家在大约5年前发现,电子烟有时会比普通香烟产生更多致癌的甲醛。当人们点燃一支普通香烟时,化学反应会产生甲醛。而电子烟蒸汽中的甲醛含量如此之高令人震惊,因为电子烟一直被认为是相对安全的香烟替代品。2015年1月,《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了这项研究成果,并很快成为了新闻头条。
 
然而随着公众的关注,反弹迅速出现。
 
第一波批评来自网上。在这项研究发表的当天,一名支持电子烟的社会活动人士在网上向佩顿发出公开信,对研究提出质疑。博客主们抨击这项研究是“虚假”、“无效”的。佩顿和他同事们的邮箱里收到了一大堆谩骂邮件。
 
3个月后,这位社会活动家、英国反烟草倡导者和顾问克莱夫·贝茨(Clive Bates),联合一位当时还不太知名的希腊心脏病学家康斯坦蒂诺斯·法萨利诺斯(Konstantinos Farsalinos)给《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编辑发出一封长达14页的投诉信,称这项研究“严重不准确,并且具有误导性”,要求撤回发表的内容。大约40名研究人员和电子烟支持者签署了联名请愿书,对这项投诉表示支持。
 
他们中的一些人,或他们所属的组织,获得了来自烟草公司、电子烟公司,以及电子烟推广组织的资助。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表示,该杂志很少会收到第三方要求撤稿的请愿书。该杂志发表了来自法萨利诺斯和另外两名研究者的批评邮件,但没有撤回发表的内容。
 
佩顿表示,电子烟的支持者“确实想要扼杀这项研究”。“我们在这本极具声望的杂志上发表了研究,并提到了癌症问题,还加上了数字。但他们不喜欢这样。”
 
美国因电子雾化病例1888人,死亡37人
 
在有关电子烟安全性的争论中,情况正越来越严重。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29日,与电子雾化有关的急性肺损伤已影响1888人,其中37人死亡。大部分案例涉及到在烟弹中加入了大麻活性成分四氢大麻酚(THC)。青少年群体中电子烟使用的激增让家长感到恐慌,让学校感到紧张,也让监管机构不安。
 
1
 
电子烟致病案例持续上升
 
甚至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关于电子烟长期影响的讨论就已经演变成为了一场争吵。
 
医生法萨利诺斯成为维护电子烟战争的领头人
 
法萨利诺斯是来自佩特雷大学和奥纳西斯心脏手术中心一名44岁的医生。他在这场关于电子烟的战争中成为了领头人。作为一名从普通香烟改抽电子烟的用户,他认为自己的使命是对有缺陷的研究进行反驳。为此,他发表了70多篇关于电子烟和减少烟草危害的研究报告和通信邮件。
 
他指出:“我不知道,全球还有哪位科学家在电子烟领域发表的论文比我多。”
 
法萨利诺斯在全球科学大会巡回会议上介绍了电子烟对公共健康的好处。他在ecigarette-research.org网站上有自己的专栏,并在专栏中抨击认为电子烟不好的研究和媒体报道。
 
在最近的专栏文章中,法萨利诺斯表示,美国对肺损伤病例爆发的反应是“情绪化、非理性的歇斯底里”。在另一篇文章中,他认为针对电子烟存在“政治迫害”,并对彭博社一篇关于电子烟引起肺损伤早期迹象的报道提出批评,称报道堆砌了“令人困惑、不相关的信息”。
 
在接受电话采访时,法萨利诺斯表示:“毫无疑问,电子烟的危害远远小于吸烟。”他认为,人们对电子烟的担忧被夸大。“对于那些未能通过其他方法戒烟的人来说,电子烟确实可以挽救生命。”不过他也建议,只有那些尝试了其他方法但仍然无法戒烟的人才可以使用电子烟。
 
许多领域的科学家都发现,他们的研究遭到了批评者的攻击。他们用谩骂来播下怀疑的种子,掩盖不利的发现。
 
关于烟草加剧气候变化的研究受到某些公司所支持团体的挑战,因为这些公司的利润可能会受到相关诉讼或监管的威胁。类似的活动也不利于针对杀虫剂和疫苗的科学研究。目前,电子烟的支持者正试图淡化对电子烟安全性的质疑。这些支持者中有些获得了行业相关组织的支持。
 
一方面,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已经从实验室研究中发现了令人不安的初步证据,表明电子烟可能会对健康造成严重威胁。
 
反对这些研究的人认为,电子烟创造了机遇,可以让吸烟者避免烟草带来的疾病和死亡。因此,他们猛烈抨击那些他们认为有缺陷、有偏见,或是不可靠的研究。部分支持电子烟的研究人员获得了电子烟或烟草公司的资助。而与行业密切相关的播客主、贸易团体和智库则帮助他们放大声音。
 
流行病学家认为电子烟已变成宗教分歧
 
佛罗里达国际大学流行病学家瓦西姆·马奇亚克(Wasim Maziak)表示,在关注成瘾问题的研究者中,这已经变成了“宗教分歧,你要么支持电子烟,要么反对电子烟”。“很多人都投入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和个人声誉来支持电子烟,认为这是我们有生以来遇到最好的事,他们不会退缩。”
 
佩顿表示:“这些反弹很明显,也很有组织。不管你在哪里,都会有同样一群人来找你的麻烦,试图诋毁你的工作。”
 
但贝茨则表示,他利用业余时间组织了这次反对佩顿研究的请愿活动。他并不认为,这些活动像佩顿所说的是有组织的,而反对电子烟的力量有更加充裕的资金。他提到了彭博社创始人及大股东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资助的运动。布隆伯格亲自投入资金,宣传禁止调味电子烟和烟草制品。
 
“这是一场完全不对称的冲突。”贝茨说。
 
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示,在全球范围内,吸烟仍然是可预防死亡和疾病的最主要原因。每年,大约有48万美国人死于吸烟的影响。在欧洲,尤其是希腊,吸烟人群的比例很高,因此寻找戒烟方法就变得非常有趣。
 
在对希腊雅典附近正在吸烟和曾经吸烟的人群进行调查后,法萨利诺斯发现,许多人放弃普通香烟,改用电子烟。“这表明,在欧盟吸烟率最高的一个国家,电子烟正在带来积极的公共健康影响。”法萨利诺斯及其同事今年在《内科和急诊医学》期刊上发表了这项研究成果。
 
法萨利诺斯说,他没有从电子烟公司获得任何资助,他的工资是由政府拨款支付的。
 
医学期刊披露电子烟支持者曾受到电子烟公司资助
 
然而根据多份医学期刊披露的信息,他几年前进行的一些研究是由行业协会和电子烟公司赞助的,其中包括美国电子液体制造标准协会(AEMSA)、田纳西州无烟协会、希腊的电子烟公司Nobacco,以及电子液体制造商FlavourArt等。
 
AEMSA总裁斯科特·埃利(Scott Eley)在电子邮件中表示,法萨利诺斯为该协会进行的两项研究是独立进行的,目的是回答美国监管机构的问题,而该协会“没有参与”这些研究如何推进。
 
Nobacco曾经赞助过奥纳西斯心脏手术中心的一项研究,内容是电子烟对血管弹性的影响。Nobacco表示,这项赞助是在2013年进行的,而自那时以后就没有再赞助过法萨利诺斯的任何研究。
 
田纳西州无烟协会表示,他们与法萨利诺斯合作的研究重点是调味电子烟如何帮助烟民从普通香烟转到电子烟,而研究结果已经提交给监管机构。FlavourArt的发言人表示,该公司于2013年赞助过法萨利诺斯的一项研究,但随后就没再有过合作。这项研究表明,电子烟蒸汽不会损伤细胞。
 
2011年,法萨利诺斯收到一张两个朋友吸电子烟的照片,当时他对电子烟一无所知。他认为,这只是浪费时间。当时,他每天要抽烟一包半,并尝试过各种戒烟方法,包括尼古丁口香糖和处方药,但都没有成功。
 
出于好奇,他开始在奥纳西斯中心研究电子烟。2012年,他的团队开展短期研究,比较电子烟和普通香烟的吸烟者,没有发现电子烟会损害心脏功能。得出这个结论之后,他开始吸电子烟,很快就戒掉了普通香烟。这项研究发表在2012年8月在慕尼黑举行的欧洲心脏病学会会议上。
 
法萨利诺斯的研究很快就引起了一个年轻、快速发展行业的关注。这个行业急于证明,它的产品比普通香烟更安全。根据一篇博客文章,AEMSA赞助了法萨利诺斯一项关于电子烟尼古丁传递的研究,并请他向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提交了研究结果。
 
目前,法萨利诺斯在全球各地的学术会议上兜售他的发现,某些时候也会出现在考虑对电子烟进行监管的国家。今年5月,他出现在菲律宾一场会议上,向官员们宣传电子烟的好处。
 
根据当地一家报纸的报道,法萨利诺斯表示:“任何人都无权忽视科学证据。”
 
今年6月,他在华沙举行的全球尼古丁论坛上发表了讲话。8月,他前往首尔,参加了第三届亚洲减少吸烟伤害论坛。9月,在挪威的一场会议上,他对关于电子烟和心脏病联系的研究提出质疑。当月晚些时候,他又前往华盛顿,在一场烟草和尼古丁行业的活动上发表讲话。
 
粉丝支持:法萨利诺斯的工作是无价之宝
 
法萨利诺斯在网上有很多粉丝。“你的工作是无价之宝。”在YouTube上有人在法萨利诺斯的讲话视频下发表这样的评论,“我们将永远感激你为社区所做的一切。”
 
法萨利诺斯最喜欢的说辞之一是,那些不熟悉电子烟的科学家是在不符合实际情况的条件下测试的这些产品。
 
例如,对于波特兰州立大学的一项研究,法萨利诺斯认为,研究人员对电子烟设备进行了过度加热,结果发现其中出现了有毒物质。但在实际中,这些物质的浓度不会这么高。他将这样的做法比作烤面包,并表示如果这样做,面包中也会有致癌物。但实际上,吃面包的人吃的只是干面包。2015年5月,法萨利诺斯和两名同事在另一份杂志上发表了一项对应研究,显示电子烟的甲醛水平要低得多。
 
然而其他一些研究团队,包括哈佛大学、劳伦斯伯克利国家实验室,以及内华达州内诺沙漠研究所的团队,均报告称,一些电子烟蒸汽中发现了大量甲醛,包括在典型的电压设置下。法萨利诺斯随后再次发表研究,对其中部分结论提出质疑。
 
哈佛大学研究的高级作者、公共卫生研究员约瑟夫·艾伦(Joseph Allen)表示:“我认为这是一场人为设置的辩论。”他认为,这种策略类似于试图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散播怀疑论的行业相关人员。
 
法萨利诺斯的工作影响很大,尤其是在欧洲。在2018年的一次评估中,英国公共卫生部门多次引用法萨利诺斯的研究,认为不存在可能的甲醛风险。其他一些独立研究也发现,某些电子烟中的甲醛含量很低。
 
遭到法萨利诺斯攻击的科学家们对他的研究方法提出批评。大气化学家、沙漠研究所报告的联合作者安德烈·克里斯托弗(Andrey Khlystov)表示,法萨利诺斯的工作“充满了自我矛盾和逻辑上的疯狂跳跃”。
 
不过法萨利诺斯表示,他搞不懂为什么人们如此担心电子烟。
 
“这是个悖论。我们做的研究越多,就越相信电子烟的危害小于普通香烟。”他说,“然而公众对电子烟的印象一年比一年更差。”
 
2016年12月,美国卫生局局长警告称,青少年使用电子烟将带来“重大的公共健康问题”。法萨利诺斯随后又做出反应。他在博客上将这份报告斥为“严重误导性”、“没有实质内容的情绪化声明”。
 
法萨利诺斯、从烟草巨头菲利普莫里斯获得资助的意大利医生里卡多·珀洛萨(Riccardo Polosa),以及其他两名研究人员随后在《减少危害期刊》上发表了对该报告的详细评论,称年轻人使用电子烟是“不常见的、尝试性的”。
 
然而美国政府的数据给出了完全不同的状况。自卫生局局长报告发布以来,美国高中生中使用电子烟的人数增加了一倍多。美国疾控中心表示,去年有369万美国初高中学生使用电子烟。
 
法萨利诺斯则表示,他的观点没有改变,使用电子烟的大部分年轻人原本都有吸烟史。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